首页 ? 文章系统 ? 音乐艺术 ? 聆听世界的声音

聆听世界的声音

世博园内,天天都有大大小小多场音乐会。当你停下疲惫的脚步,随便找个地方坐下,静下心来欣赏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风格乐队的演出时,会发现音乐“世博会”同样也精彩,只要你有开放的头脑、耳朵和心灵。

在音乐中感受文化

“知之不如好之,好之不如乐之。”各参展国对孔子的这句名言都身体力行。

世博园里的演出,每天都会印成一张节目单分发给游客。从中国木偶戏到法国音乐剧,从非洲广场歌舞到意大利室内乐,从西方流行音乐到世界音乐……可谓应有尽有,在别的地方,你很难在如此集中的时间和区域,欣赏到如此门类齐全的音乐表演。

在各个展馆,音乐更是引人入胜的一张名片。

在欧洲区闲逛,远处传来《多瑙河之波》的熟悉旋律,那肯定是罗马尼亚馆的演出开场了。罗马尼亚馆请来了本国的一支管乐队,用这首大概是中国人最熟悉的罗马尼亚曲子来吸引游客。

走进捷克馆,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气势宏大的主题在反复播放。德沃夏克是捷克音乐的“国宝”级人物,上海世博会开幕式上演奏的国际展览局会歌就改编自这段主题。在捷克馆再次听到这段音乐,人们对捷克无疑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哪里在演奏莫扎特?当然是奥地利馆。奥地利馆不负维也纳“音乐之都”的美名,馆内经常举办一些小型音乐会,无论你喜欢古典音乐、传统乡村音乐,还是现代音乐,在这里都能乐得其所。看完演出,你就会明白,原来“音乐之都”除了伟大的莫扎特,还有很多值得一听的音乐。

在音乐中进行对话

21日晚,在世博园绿地广场,来自中国陕西华阴县的“华阴老腔”和来自古巴的Moncada乐队,在同一个舞台上,展开了一场用音乐来进行的即兴对话。

混合了拉丁和非洲元素的古巴音乐响起,很快在现场刮起了一场来自加勒比海的旋风,不少观众跟随着愉悦的节奏舞动起来。一位手舞足蹈的大学生兴奋地说,“这才是真正的古巴音乐!”

而来自华山脚下的古老声腔,则将观众带到中华文明遥远的过去。“麦青了,又黄了;人兴了,又张了……”关西老汉刚直高亢的吟唱,让观众在耳朵享受的同时,更传递出中国人的人生哲学,让人心有所动。

来自加拿大的Julia和她的两个朋友闻乐而来,一直听到了结束。Julia告诉我:“真的很喜欢这个节目,因为过去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音乐。”她的朋友追问,这些老人唱的是什么内容?这种音乐用汉语怎么称呼……还让我在她们的便笺本上写下“老腔”这两个字。

“华阴老腔”的主唱、今年81岁的王振中老人说,来到世博园表演,就是要让更多外国人也知道“老腔”,进而更了解中国。导演党安华告诉我,他们应邀到美国演出时,舞台上连字幕也没有,但台下观众照样听得如痴如醉。

据悉,这场演出是上海世博会世界音乐周的首场演出,接下来,还将有21支文化、风格、形式差异巨大的世界音乐表演团体,在这个舞台上展开对话和交流。

来自主办方的张晓维说,他们举办这个活动,旨在让世博舞台成为多元文化对话的生动载体,用音乐绘制出一幅世界文明的地图。

在对话中实现创新

舒伯特的小夜曲算得上耳熟能详了,但在奥地利馆,你可以听到一个不一样的舒伯特:在传统的弦乐之外,加入电子键盘增强节奏感,听来别有风味。

接下来的一个节目,名字就让人耳目一新:《摇滚我,阿玛多伊斯》(阿玛多伊斯是莫扎特的名字),将莫扎特的作品进行了轻摇滚化的改编,更加符合大众的口味。

演出前,这支乐队的两位乐手,旅居奥地利的台湾女孩、大提琴手张智惠和奥地利男孩、键盘手Karl接受了我的采访。

张智惠说,在奥地利,古典音乐面临听众年龄老化的问题,需要创新才有生机。他们演奏的音乐就是古典音乐和电子音乐的一种“混搭”。

我告诉他们,这是很多古老的艺术共同面临的难题。比如浙江的越剧,很早以前就开始尝试用现代乐队,甚至用一些电子音乐的手段,来进行伴奏。

Karl听后大感兴趣,忙问:“在这里可以看到越剧吗?”

“前几天宝钢大舞台有演出,以后你想看可以来浙江。”

Karl说,他世博开幕前就来上海了,世博园内他听到了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,他个人特别欣赏中国的民乐和欧洲的后现代电子乐,这些演出给了他很多创新的灵感。

有Karl这样感受的不在少数。古巴Moncada乐队的键盘手Juan Carlos告诉我,他们乐队成立38年了,一直致力于跨界的努力。不但将古巴传统音乐和现代音乐嫁接,也重视融入欧洲、拉美、非洲的音乐元素。和“华阴老腔”这样的中国乐团同台演出,对他们来说还是第一次,希望以后能将中国元素也吸收到他们的音乐中去。

西谚云:言语止,音乐始。文明的交流,常常会遇到语言的障碍。音乐,往往更能直入人心。在世博园内,这些穿越岁月和文化隔阂的声音,值得你去仔细聆听。